金木棉赌博网 汇添富基金举报门第二季:虐恋剧侦探剧 还是反转剧

金木棉赌博网 汇添富基金举报门第二季:虐恋剧侦探剧 还是反转剧

金木棉赌博网,周末刚写完报告,本想立即睡觉,怎奈又来一基金圈大瓜。

最近,基金圈议论纷纷的,汇添富举报门的男主角,昨晚发表文章,希望还原事实真相。

作为一个看了男方、女方控辩词的吃瓜群众,女方控词多达24页!我来把这个事情捋一捋。

汇添富举报门,女主角是前汇添富基金华东分公司女员工何某,

被举报的是何某前上司洪某(前汇添富基金华东分公司经理、兴业基金渠道部经理),据称已被兴业基金要求离职)

举报内容发生在男女主脚2017年,在汇添富基金工作期间发生的事情,因此个人认为可以叫汇添富举报门,不适合叫兴业基金举报门。

而且,需要各位吃瓜群众注意的是,兴业基金,不是兴全基金。

兴业基金成立于2013年4月17日,由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和中海集团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

而兴全基金,成立时名为“兴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03年9月30日成立。兴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出资占注册资本的51%,全球人寿保险国际公司的出资占注册资本的49%。

2008年8月25日,公司名称变更为“兴业全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016年12月28日,因公司发展需要,公司名称变更为“兴全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说实话,兴全基金你这公司名字老改来改去,难怪引人误会,看到更名史我有点晕!!!

何某整个举报书内容分为上下两季。

上半季属于虐恋剧:

虐恋剧:当初你侬我侬

据何某称:

从 2015 年 3 月,何某在汇添富渠道理财总部华东分公司部门实习起,洪某就是她的领导,一直对她非常照顾,她能感觉到洪某的目的,但出于工作的角度,她对洪某很尊敬,努力的工作,保持着距离。

2017 年 1 月 20 日,在一次部门外出活动中,洪某两次来到她的房间,说离婚了,威逼利诱她,强迫发生了关系。

直到 2017 年 10 月,洪某前妻苗某发现了,她才知道洪某和苗某刚刚复婚了,洪某欺骗了她。

转眼紫霞变牛夫人

苗某发现后,于 2017 年 10 月 8 日起,开始逼举报人离开汇添富,同时洪某为了保住工作和名誉,不让事件扩散,也多次要求举报人离开汇添富离开上海,在深圳他会给举报人补偿,至少 40 万。

  侦探剧登场

举报人何某称,洪某40万没给,还和老婆联手设局,意欲侵吞何某放在洪某账户中的投资款85万,何某母亲威胁上公司要说法终于要回了这85万。

之后围绕那40万补偿款波澜又起,洪某设套报案,告女下属母亲“敲诈勒索罪”,历经8个月时间目前已经撤诉。

何某称,洪某也因为贪腐等原因被汇添富开除、并遭党内审查,但马上又被兴业基金聘用。

何某称,为维护党纪国法,实名举报洪伟六大问题,提供发票等证据,希望兴业基金能够开除洪某。

以上内容都来自何某举报书中内容,不保证真实性。

反转门?

在吃瓜群众对洪某义愤填膺之际,故事的另一主角洪某,昨晚发表文章称,此次事件已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打击和伤害,他被迫离开了一家又一家好公司。而他最愧疚的就是给他的无辜的家人带来严重的身心伤害和不该有的莫名诬陷。

洪某称,经历的伤痛难以言表。他删除了所有和何某的聊天记录,不想再纠缠,希望此事减少伤害平和了结。

事到如今他希望还原事实真相。

洪某称,近日网上出现了何某所写的《举报信》,存在断章取义、歪曲事实、误导大家的情况,很多媒体基于这些内容写的各种报道,给他个人以及家人都带来了巨大的舆论压力和安全隐患。

洪某称,关于大家最关心的钱的问题,何某投入金额850000元,因为部分未到期,在2018年5月15日索要本金及收益,按照当时净值计算是877450元。但何的母亲却提出要年化24%收益。

但是出于尽快息事宁人的想法,洪某于2018年6月5日将1005619元打到何某母亲提供亲戚原来转入的账户。(图一)。

(图一)按照何某母亲提供的账号的打款记录

洪某称,对于分手费,被何某其母王某、以及其表兄,逼迫他给钱,要求给100万。逼迫写欠条,否则就进行曝光。

洪某称,对于这种无底洞式的索取无力处理,他也不想影响工作了十年的公司的声誉,当时只能报警。

洪某称,何某母亲从警方逮捕到释放不足24小时,并非《举报信》所描述的她母亲差点死在狱中,此描述有极大出入。

洪某称,他郑重声明,他及家人并未对何某有过威胁恐吓、跟踪,包括对方表述的限制自由等事件上均没有。对于这件事给大家带来的困扰和麻烦,他再次表示歉意。

总结:分手应该体面

总结双方控辩词,个人认为,事情的走向还是比较清楚。

这是一个兔子吃了窝边草的故事,男方是女方直接上司,这本来就是职场大忌,导致事情暴露后,男、女方都被迫离开汇添富基金,而男方后来去兴业基金,还在试用期就被举报,应该已经被辞退了。

这是一个分手费纠纷的问题,需要指出的是,所谓分手费是法律不保护的,男方主动给,你可以收;但是男方不给、你强行索要,这有敲诈勒索的嫌疑了。

而且男方在婚姻期间,财产属于夫妻共有财产,他没有权力把共有财产赠与第三方。某知名教授就是利用这一点追回了已经给小三的财产。而吴秀波的小三就是分不清这里面的界限,要价过高,被举报坐牢了。

我也不想说女方的母亲不对,她女儿因为这事抑郁、无法正常工作,她为自己女儿出气,老年人不懂法律,也是可以理解的。就算100万,也弥补不了这种伤害的。

只能说,这是一个悲剧。

尼采说,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每个人都有欲望,但人之所以为人,在于他能控制不合理的欲望。

我想,这件事对于基金圈来说,是一个警钟。做投资,需要风险控制。而在工作和生活中,做任何事情的时候,想想公序良俗,想想风险和代价,谨言慎行。

最后来一句歌词,挺应景的:

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

别堆砌怀念,让剧情变得狗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仓都加满”】

拉斯维加斯网上娱乐

Copyright(c)2003-2019 alicewincz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澳门威尼斯人备用网址 版权所有